看什么看我又不搞事

日常刷胖球 王楚钦 ♡圈地自萌 微博不搞事♡

帮这个大佬打打广告!画风超级棒啦!

深河光:

求扩!占tag致歉
最近想接点约稿,买完衣服后一夜回到解放前……
APH相关限定,cp除了味音痴皆可!!主接金钱组,耀相关和米相关,单人多人都可以!右英不接。
头像15~25R 左右,大图和多人图50R~60R,价钱可以便宜,可以私信我谈!
很不好意思的求约!能接受我二傻子画风的大可爱们你们是天使!
鼠绘限定。因为板子还没用好,画风预览可戳我主页*٩(๑´∀`๑)ง*
各位大佬大可爱关爱一下我吧!不然只能种菜养活自己了(*꒦ິ⌓꒦ີ)

【钻A】【all泽】

群里突然的活动
一个由三个人完成的接龙 @烂笔俗字  @特仑苏旺仔
顺序是我,牛排,最后是的折桂!轮了三轮√√√


        今天很奇怪
        奇怪到连泽村这个超级不会读空气的神经大条的人都感觉到奇怪。
        先是御幸那个大混蛋居然主动来找他说今天晚上进牛棚,要接他的球。接龙活动
然后小狼崽也趁午休的时候到高年级来,要他放学后直接去牛棚,不要跟别人去别的地方。
        “所以说他们都要干什么啊?一个两个的都要我去牛棚……看来他们终于看到我泽村大人的魅力,都要接我的球啦哈哈哈哈哈哈”
        终于等到了放学,泽村摩拳擦掌的准备去牛棚投球,结果由井1不知道为什么也跑到高年级来找他。
        “由井少年,找我有事吗?”泽村疑惑的看着他。
        “泽村前辈!我……!”

        由井欲言又止,泽村满脸期许地盯着,希望能从后辈的脸上看出一丝信息。挣扎一番,由井还是说了同样的台词,“前辈让我接你的球吧。”
        “你们今天好奇怪啊,是什么整蛊吗?”
        “无论如何,拜托了!”说完,由井也跑开了,留下胡思乱想的泽村。泽村转身就问起了曾经相依为命的狩场,“今天是捕手的什么特殊仪式么?”
        “哪有那种东西……”
        泽村的第六感提醒着他,事出反常,必定有妖。
        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努力地回忆了下最近的所作所为,“他们三个一起喊我……”他的声音有点飘忽,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一般打了个抖,“不会是想要报复我什么吧!?”
        “啊啊啊,御幸那家伙肯定是对我上一次嘲笑他没接到降谷的球而怀恨在心,光舟呢!?不不不光舟本身就对我很不满了吧……那由井……”
        接着狩场就看到这个脸色不停变换的投手哭丧着脸对他吸了吸鼻子,奶声奶气道,“狩场,由井小天使学坏了……”
        艹!我特么也要学坏了

        “不行!我还是不能一个人去!”泽村握了握拳,“果然还是去找小春他们一起会比较好!”
        泽村拍了拍狩场的肩膀,就溜到了小春和降谷的班上。
        “小春!!!我跟你说!!!”泽村激动的拍了下课桌,结果被小春微笑着看了一眼,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的手,“今天御幸,奥村,还有由井少年!他们竟然都说要接我的球!我总感觉他们是要一起打击我……所以今天我们一起去训练场吧……”泽村可怜兮兮的望着他们俩。
        听到三个人名字的降谷身上突然冒出了火焰

        泽村趴在降谷课桌旁,添油加醋,“哦!降谷!是不是燃烧了愤怒的火焰!为什么他们只找我接球!撒!撒!我们一起去吧!让他们看看你的厉害。”
        “不去。”
        “诶!?你背后的火焰是骗人的吗?”
降谷看了一眼在自己课桌上撒泼耍宝的泽村,一阵头疼,泽村的危机他一点儿都不想掺一脚。装睡装睡
        “荣纯君,别滚了,降谷睡着了。”
        “诶!好快!”

        两个人“浩浩荡荡”地往牛棚方向走去,期间泽村一直紧紧地抓着春市的衣袖,死活不肯松开。
        终于走到了牛棚门口,泽村扭了扭身子,怎么也不愿意进去。
        “小春春~~!!你说我进去他们拿着球棒在等我怎么办!?”
        “我们是棒球部啊荣纯君……”
        “不不不,你不懂啊!!!他们三个加在一起真的超级可怕啊,堪比火山爆发,地球爆炸!!”
        真烦啊……春市眨了眨眼,内心里翻了个白眼,转身对着扒着他手臂的泽村的脖子就是一吹。
        “啊啊啊啊啊啊!!!”被这样对待的人直接吓得一个连滚带爬掉进了牛棚。
        “泽村是我的东西!”
        “错了吧,前辈从来没有属于过你吧?”
        “就是啊,御幸前辈,既然是你的麻烦好好写上署名呢。”

         跪坐在门口的泽村一脸懵逼的听着眼前的人说着不明所以的话语,看着他们慢慢靠近的身影,迅速往门口看去。

        小春你竟然跑了!??????

        泽村警惕的看着他们:“你们今天是要来找我算账吗!我泽村大人是不会屈服在你们的黑势力之下的!”
        御幸露出了平时要坑人时的坏笑:“其实呢……今天本来是想让你投球投个够的,不过竟然被你发现了,我就真的找你'算账'了?”
        “你们……你们,要杀要剐就上吧!”泽村豁出去了,“所以我到底最近哪里惹到你们了!说清楚吧!”
        奥村有些奇怪泽村的话,但是没有太在意,还是默默的逼近了。
御幸摊了摊手,看来今天是要联手了。

        泽村看着渐渐逼近的捕手们,底气开始不足,“你们…三打一也太不公平了吧?!”
        御幸率先从身后抱住泽村,轻咬耳垂,“我也想我们一对一的交流,这两个后辈太难缠了”
        “嗯……”
        说完,御幸的舌尖探入耳洞,湿热的触感灵活地横扫,泽村不适应地同时脊背涌起一阵酥麻。
        “御幸前辈!放开我!”在怀中挣扎地四肢乱动,左手腕被按奥村擒住,面无表情舔过掌心,一点点吞噬泽村的手指。
        “哎呀,他们都占据了有利地形呢。”由井笑咪咪地探到泽村面前,捧着泽村的脸颊就开始肆无忌惮地搅入口中,迫使泽村的舌尖跟着他的节奏转动。
        可怜的泽村只能呜咽,完全不明白这突如其来的袭击。

……
        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天被破坏掉了,表面的所谓的友好也好,前后辈关系也好……
        “呜……”
        “还是那么可爱啊,泽村。”御幸撩起前额的碎发,凑上前去亲吻了睡在床上的人,眼神温柔,“早安,睡美人。”
         “早安,御幸前辈,光舟他们呢?”
“已经在厨房和客厅了,今天难得的放假。”
        没错,泽村荣纯正在和其他三个人名为合租实为同居,老实说发展到这种局面——
他一点!!完全!!都不想!!好么——!!
        “御幸前辈……今天难得大家都放假”泽村颤巍巍地开口道,眼神有点闪躲,“我们一起去哪儿玩吧。”
        “说什么呢?”站在他面前的男人诧异地回望着,嘴角勾起一个坏笑,“两年前,因为未成年而没有做完的那个……”
伴随着他的声音,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响声。
        “今天来完成吧。”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所以他才说他一点也不想啊啊啊啊!

最后照例群宣√
欢迎加入★关爱荣纯小天使☆,群号码:653488503

【钻A】【降泽】【深夜六十分 娱乐圈paro

    群里的一个突然的脑洞活动【其实并不深夜
    一个可能不到五百字的短打【【【
   我只是个咸鱼希望各位大佬手下留情【躺
   大佬们来群里一起玩吗

       “卡————”
       “泽村你今天又犯病了???”随着导演暴怒的声音而来的还有泽村无比熟悉的格斗术“还有降谷,你小子今天能不能入点戏!”
        被点到名的降谷只是僵硬的把头偏开,当做没听到的样子神游天外。
        仓持看到偏过头去的降谷气得又使了使劲,让泽村求饶的更大声了。仓持深深的叹了口气,松开了对泽村的禁锢。
        “我是让你们演两个纠缠多年的对手第一次对对方摊牌,不是让你们两个人对望!懂吗?大,影,帝,们?”仓持又看了看明显不在状态的两个人叹出了他今天的不知道第几百口气,“算了算了,你们俩今天这状态估计就算再拍第二十条,第二百条也拍不出那种感觉,今天剧组停工,明天再开机。”然后向其他工作人员摆了摆手,示意今晚停工。
        “不过,”仓持瞪了他们一眼,“明天要是没把状态调整回来,你们知道后果的。”从大学便跟仓持熟得不能再熟的泽村知道他的意思,让助理收拾好东西准备去休息室换衣服。
        仓持知道他俩之间又出问题了,从大学入学军训开始这两个人就开始杠上,在同一家公司签约,好死不死又在同一年出道。新人奖,电影票房,影帝,就没有这两人不竞争的,但结果这两人拿的第一个影帝就是东京电影节第一次颁发的双影帝。“这两个人能在一起是因为他们都是笨蛋吧。”仓持仍无可忍的吐了句槽。
        在换衣间里降谷捉住了泽村,“你今天怎么了”面上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
        “我每天都会看推送的。”沉默了许久泽村吐出了几个字眼。“推送?”降谷头上的呆毛摆了摆,一副疑惑的样子。
        泽村见状瞪大了他那双猫眼,琥珀色泽的眼眸里闪着金色的光,“你为什么要带其他人去那里。”突然想通了的降谷,呆毛又摆了摆,面无表情的脸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是高礼小姐,不过干什么等你生日再告诉你。”
        知道泽村不理他的原因的降谷连着几天都散发着bubu的气场,让仓持更加的想“卡”他了。
        “你小子不是让你拍偶像剧啊喂!”

★关爱荣纯小天使☆
一个all泽的群宣♪

他所追求的,那象征王牌的1号球衣。
他所追求的,踏上甲子园的土地。
他所追求的,获得属于他们的冠军!

不管你是御泽,降泽,春泽!只要是荣纯小天使我们都可以一起开脑洞!一起讨论!一起写文割腿肉!

我们的宗旨就是关爱荣纯小天使!!!
大家真的不来一起玩耍吗!
群号:653488503

@深河光 找到了很多年前你给我的河图😂😂😂

他俩咋这么好呢,想写

现在还是什么球迷噢,粉圈那一套全玩在上面了,不管是哪一方我都不觉得无辜,干扰ydy本身就是最错误的行为。

只是执着于他

想要尖叫

脑阔痛

室友组真的太可爱啦????
一早上起来看到他们的评论开心的写了个段子♡
以下♡
        郑培锋也不知道他怎么的就站在这里了——贼他妈尴尬,像个傻子一样跟着旁边那个真傻子一唱一和的。队友看着他们俩在下面开始起哄,还有些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了。
        王楚钦皱着一张白白净净的还带着孩子气的脸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的时候,他懵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那孩子已经蹦跳着走出了房门,后面的呆毛还上下跳动着活像一只杏鲍菇。他是很难拒绝王楚钦的请求的——小霸王平时哪会求别人,不怼便是谢天谢地。
        队里的人宠他,他也乐得被宠,仗着年龄小在队里横行霸道。跟他当了室友后郑培锋每天都觉得脑袋痛,像被王楚钦的大脑袋狠狠的撞击过一样痛。觉得粉丝说的真不错,就一熊孩子。
        突然说要表演就表演,捧着个大脑袋在那想词,还说没食欲,撺掇着梁胖子跟他一起丢脸——好吧,结果是他跟着那个大脑袋在台上尬词。想到一出就又是一出。
        啊……脑阔好痛啊
        小孩梳了个铁刘海,像是突然成熟稳重起来,不过记了好久的台词,上去还是匡了瓢,紧张得大脑一片空白,嘴巴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身体整个都僵硬了。表演完下来,沮丧得两根呆毛都趴在了脑袋上,有些闷闷不乐的坐在一边。郑培锋想了一下捧住了他的大脑袋,有些温柔的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吻。
        其实今天的小孩真的很帅气,让他有些心动。
        不过……还是脑阔痛
——————————————————————
在全世界中心呼唤辣头_:(´□`」 ∠):_